【楼诚】惊澜(特工AU)

架空现代背景。楼诚二人是政府部门成立的秘密组织成员。

日常任务:专职打击罪犯加铲除黑恶势力(嘿嘿)顺便不停吸收新成员,这么说来有点像复联啦。

随着剧情发展会不停有各种人物上线。


第一章   毒蝎


“低头低头!三点钟方向有埋伏!”

明台猫着腰快速跑过楼梯,堪堪躲过头顶的红外线后在拐角蹲下来,一手端枪一手扶正通讯器压低声音:“你能不能提前说?”

“我很及时啊!”

“别废话了,距离目标还有多远?”

“你别动我看一眼……再下一层就到了,”郭骑云那边传来了噼里啪啦的敲键盘声,“我去这样我怎么控线啊?我的塔呢?”

明台起身...

【楼诚】线(现代AU 警匪)(十三至十四章)

这是目前存的最后两章啦,后面可以恢复更新了~~


前面看这里~~~~

十一至十二


十三.


“发短信怎么还把号码匿了呢你,就一句话谁知道什么情况啊。”

综合教学楼分A、B两栋,于曼丽拉着明台从两栋楼间的空地穿过去,绕过停车区停得满满当当的自行车,在丁字路口停下脚步仰着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扭头看他,等他下文。

明台懵逼了——他根本没跟于曼丽说他要来找她——话到嘴边,他忽然意识到这话不能说死,于是眨巴眨巴眼:

“那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不知道啊,”曼丽摸出手机三两下打开短信界面,一把举到明台鼻子前,涂了深樱花粉的指甲在阳光下很是明丽,“你们警察能屏蔽号码了不起啊?...

【楼诚】线(现代AU 警匪)(十一至十二章)

对于学生党+草莓控来说买到便宜又新鲜的草莓简直是至高无上的幸福QAQ

然后一下午吃了快两斤......


今天放两次,把目前所有存稿都放完。

十一至十二章内容部分细节有改动(这句话我好像说了很多遍?......


前文走这里~

1~5

6~8

9~10


十一.


做笔录时周衡出奇地配合,问什么答什么,一点迟疑都没有。

没有说谎迹象,没有吞吞吐吐,没有前后矛盾。

阿诚在心里谨慎地掂了掂,认定至少他说出来的都是真话。至于他没说的,呵呵。

周衡似乎比阿诚还坦然,阿诚低头写字时都能感觉到有两道目光直直地打过来。

又往下写了两行,阿诚实在被盯得不得劲,...

【楼诚】线(现代AU 警匪)(九至十章)

前文:

一至五章

六至八章

九.

明楼刚推开门,就看见明台差点和自己脸对脸撞个正着。

“干什么呢站门口?”他反手关门,瞥了眼明台手里的东西,怀疑地眯起眼。

“看你不在屋里就出去找你啊,”明台一脸理所当然地递给他,“伊宁的笔录。”

明楼不接:“你昨天晚上不是把照片传给我了吗?”

昨晚阿诚裹在被子里困得迷糊,看到明楼在一旁躺下揽了自己后没有睡,却举着手机不声不响看了好一会儿,便知道是有事,一问明楼知是伊宁回来了便睡意全无,两个人坐起来开了灯把明台传过来的照片研究到深夜。

“还有,这是今天的,”明台给他往后翻到某一页,“伊宁虽然完全不认识那个给他转钱的人,也不知道一丁点儿毒品的事—...

【楼诚】线(现代AU 警匪)(六至八章)

前文戳这儿

这次放六到八章,稍微修了修,依旧是部分地方有改动~


六.


昼夜温差大,白天不冷不热的温度到了晚上就冻得让人不太好受,明台要风度不要温度,只穿一件薄夹克在身上,下楼后冻得在警局大门口直跳脚:

“大哥我们去吃火锅吧!”

“就知道火锅撸串麻辣烫,你缺钱还是怎么的?”明楼在风衣袖子下握着阿诚的手往前走,不理明台,“去饭店吃点正食行不行?”

“组长我们去吃火锅吧~~~”小秦满血复活,抱着朱徽茵的胳膊,满怀期待地跟在明楼身后,“这么冷最适合吃火锅啦!~”

“大哥,吃火锅挺好的,”没等明楼说“你们就知道向着这小子”,阿诚噙着笑意捏了捏明楼的手,往他身上靠得紧了些...

【楼诚】线(现代AU 警匪)(一至五章)

来,情人节了,做点有用的事情。

今天我写《繁花》的时候,对着《线》的文档看了很久。

之前说写新坑的时候不会把《线》再捡起来的,现在打脸了(痛

觉得......既然事情过去很久了,怎么着得给自己给大家一个交代。

一些细节有改动,分为一至五章,六至十章,十一至十四章重新放出来,之后更新和以前一样,一章一章走。

谢谢所有惦记它的姑娘!谢谢!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

 一.

 

早晨七点,刚摆脱堵得水泄不通的上班高峰期,明台提着两份咖啡哈欠连天地走进重案组办公室时,看到自己的桌子上赫然堆着一沓旧报告。

 

“哎哎,这谁放我桌子上的?”...

【楼诚】相恋十年三十题 之 压力爆发

十点钟将过,上海上空的无边夜色铺展,天际泛着渐变的绛色,却不鲜亮,像红砖灰揉进了泥土,又像不夜城的灯火燃了天幕一角。

凛冬已至,是要落雪了。

 

明诚维持一动不动的姿势,侧头望了会儿窗外后把狙击枪换到左手。枪柄抵上左肩的一瞬间,传来的分量直抵皮肤血管之下,生生把心跳压下了一拍。他不得不停下动作,为这落下的一拍再次深呼吸。

屋里没有开灯,漆黑一片。光线全部来自于对面和楼下,透过窗户照亮了不太方正的一小块地板,斜斜地劈过一把老旧木椅。而此刻明诚就坐在这把椅子上,犀利眉目跨越了光明与黑暗的界线。

他垂下眼睛就着光看表,眼睫毛在微不可查地不停颤抖,把他伪装出来的波澜不惊挑了个缝隙,

【伪装者】【楼诚】残山梦(一发完)

对于这个巴黎城郊的偏僻小镇而言,有这么一位独居的中国老人,称得上有点奇怪。


三年前的某一天清晨,他拄着手杖出现在了小镇上,身后跟着个大约是雇来照顾他的女管家。老人的行李只有寥寥几个一看就有些年头的破旧木箱子。

那满头白发的老人戴着一副眼镜,看上去怎么着也过了七十的年纪,或许更大。可他不言不语地慢慢弯下腰去拎起那些木箱子中的一个走进房子里,步伐稳健,脊背笔直,气度威严沉静。

小镇上居民不多,这样一位老人的存在很快人尽皆知。他们带着好奇谈论起他,却什么结论都得不出来——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往,也没有人了解他的家庭。

倒不是那位老人每天都端着生人勿进的架子——正相反,老人偶尔几次...

【楼诚】睡觉这件小事儿(说好的撒个糖!)

点梗......好多人说想吃糖啊~~那就撒个糖先~~(明天把《线》更新了我保证!)

以及睡觉什么的,一定是来源于我这两天睡眠不足的怨念= =


正文:


阿诚从小一直觉多。


十岁出头的孩子,本应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阿诚却截然相反。白天还好,吃饭读书做功课,件件事做起来认认真真一点也不懈怠,偏偏一到晚上,过了九点就显出撑不住的睡意来。


明楼清楚阿诚虽然学上得晚却十分聪慧,再加上许多知识是自己闲暇时间一手教出来,不存在因为功课看不懂而睡着的问题;然而偏偏总能在推门进去时见到这孩子迷迷糊糊地困歪了脑袋,听见自己的声音猛地惊醒,转头看自己一眼又飞...

【楼诚】百年孤寂

那封信送到明诚手里时,信封已然被雨水打得湿透,皱巴巴地看不出形。明诚拿到后,把信封举到眼前仔细辨认字迹,发现寄信人的名字根本无法看清。


不过,现在给自己寄信的人大约是不多了。


踩着泥泞积水一路辗转,明诚远远地在傍晚昏沉雨幕里看到了房子模糊的轮廓,像依身在旧宣纸上的一团墨迹。

他进屋后收伞开灯,大衣都没脱便有点急惶地走到灯下拆信,不顾鞋底泥水将走廊弄得脏污一片。


信上短短几行字被泡开后晕得不成样子,明诚对着光凑近费力看了很久,直到看清楚每一个字,直到他反反复复读了几十遍确认每个字都是真的。

拿着信的手滞在半空,最后轻轻垂下来。薄薄一张信纸...

1 / 2

© 西米露红豆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