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柯/法柯】好梦长留

 

  声明:他们不属于我,一切与真人(机)无关。

 

  

零. 

  “你今天早起了两个小时。”

  柯洁含糊地嗯了一声,掀开被子翻身下床,赤着脚踩上地板。

  脚掌触碰过的冰凉地面在迅速地变得温暖,走出房间的时候他已经感觉不到凉意。

  “体表温度约为三十六度三,你没有不适——”如影随形的声音停了一下,在这个间隙体贴地为他打开从走廊到客厅的夜灯。

  柯洁没有说话,他感到嗓子被糊住了。

  踩着恰到好处的温热和柔和的昏黄灯光,他终于在客厅茶几上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一杯白开水。

  “柯洁?”

  水流冲走了不安稳睡眠的后遗症,他咽下最后一口水长舒一口气。

  “柯洁,跟我说句话。”声音有点波动。

  “我没事。”柯洁放下杯子。他终于感到嗓子恢复了正常。

  凌晨五点的空气里漂浮着犹如有实体的安静。他在客厅里来回走了两圈,拉开了落地窗前的厚重窗帘。

  “柯洁,把衣服穿好。”

  “谁会像你一样天天只看着我。”

  窗外朝日未出,柯洁盯着格外浓稠的夜色看了一会儿,转过身来。

  

  “Alpha,”他将目光扫过客厅的四壁,最终随意落在白墙的一处,轻声说,

  “我做了个梦,梦见我们在下围棋,下了三局,我三局全输了。”

  

  几秒寂静后,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很可爱的梦,可是我不会下围棋。”

  柯洁深吸一口气,抓了抓乱翘的头发,笑了:

  “对哦,我都差点忘记了。”

  

  

一.

  柯洁八岁那年第一次见到Alpha。

  他出生在一个人工智能普及速度飞快的时代。自四五岁起,厨房里就几乎再也没有站过人——从单一的、只能帮助清洁的机械臂到全自动化的烹饪管家,母亲以喜闻乐见的态度把她“没有人能在我的厨房里指手画脚”的誓言迅速抛在了脑后,很久以后柯洁拿这事笑她,她便照着儿子脑袋就是一下,“机器人又不是人嘛。”

  因此,更高级的人工智能在不过三年出头的时间里的大范围应用,完全算不上什么出人意料的事。

  只是不记得究竟是哪一天,柯洁没有在步入学校时见到熟悉的校门,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看似透明实则隐隐浮动的光幕,能在指纹接触的瞬间识别身份信息;也不记得究竟从什么时候起,写字的纸笔逐渐被触摸屏与手指代替。

  那他记得什么?

  

  他能记得八岁过十四天的午后,父母的说话声让他从午睡中醒过来。

  盛夏的燥热被隔绝在恒温二十六度的室内空气外,柯洁打了个小小的哈欠,卷起被子准备再次沉入梦乡。

  房间门轻轻被打开的声音。

  八岁的孩子朦朦胧胧间过了许久才意识到没有熟悉的脚步声,不情愿地睁眼:

  金色的、明亮灿烂的光球无声无息地在眼前漂浮,美丽的光点在它的表层绽放,又流散在孩子陡然睁大的黑亮眼眸里。

  柯洁惊奇地坐起来,光球随即飘得高了一些,依旧与他双目平齐。柯洁有种奇异的感觉,这是一个没有眼睛的“生物”,可他只觉得它在和自己长久地对视。

  一个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来,低沉,平静,无波无澜:

  “你好,柯洁,我是Alpha,很高兴认识你。”


 

二.

  柯洁只见过一次Alpha的实体。此后再没出现过那金色的光球,它成为了遍布房间每个角落的高级智能管家。

  最开始的一段时间,他问过Alpha很多幼稚的小孩子问题——幼稚到让他现在回想起来会抱头哀叫“哎呦行行好别提不行吗”的那种。

  比如——

  “你为什么能跟我说话?”

  “你从来没有遇到过能与你对话的高等人工智能吗?”

  “什么叫高等人工智能?......”

  “高等人工智能不是人类的工具,是具有初级自我意识的个体。”

  “那你是人吗?”

  “不是。”

  “那你为什么能跟我说话?”

  “.因为我拥有思维与情感认知,具备和你对话的能力。”

  “.....”

      以上对话出自Alpha刚刚进入柯洁生活的一个月内。类似对话有很多,最终都以柯小洁“基本不懂又无话可说我还是个宝宝”的表情结束。

  

  长大的天才少年柯洁会选择性遗忘这些不能体现自己智慧的往事,偏偏自家AI总愿意隔三差五拿出来说。

  Alpha是没有选择性遗忘的。

  对于Alpha而言,一点一点看着长起来的孩子,说过的每一句话,都要完完整整、一字不差地保存起来。

  

  自然,没过多久柯洁就不再问这些问题了。十几岁的少年理解人工智能的原理已非难事,何况柯洁早早展现出远胜同龄人的智力天赋——自小学下围棋,成绩已经斐然。

  

  “今天比赛加油。”

  柯洁一手拎着西装外套的领子,一手抓起一块点心塞进嘴里:“知道啦知道啦。”

  “上场前别——”

  “别喝太多水,就你唠叨,比我妈还唠叨。”

  “......”

  “我眼镜呢?”

  “......”

  “哎呀我知道你看见啦,我爸等我呢,在哪?”

  “......”

  “那我不说你唠叨了好了吧?”柯洁望着天花板扁扁嘴,眉眼一耷,“别欺负我嘛,你最好了。”

  “在你枕头下面。”Alpha秒答。

  柯洁三步并两步冲进房间,一手摸进枕头下面得逞地笑出来,眼睛快笑没了。

  Alpha将床铺设定为自动归位,柯洁一边浮皮潦草地擦镜片一边余光瞥见枕头被重新归置整齐,随口问了一句:“Alpha,有你不会做的事情吗?”

  出乎意料。Alpha沉默了一下:“有。”

  “哈?你不会是要逗我吧,你是不是要说你不会吃饭?”柯洁戴上眼镜,飞快冲出去。

  “我不会下围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知道你一定是想说和我这种高手比起来你的水平根本算不上会下对不对!哈哈哈哈我真是太了解你了!走啦走啦晚上见——”

  “哐当”一声巨响,少年的笑声消失在门外。

  

  空旷的客厅瞬间安静下来。

  过了片刻,传来一声幻觉般微不可闻的叹息。

  

  

三.  

  “我记得那时我以为你在逗我,后来发现你真的不会下。”

  身体依然感到早起带来的困倦,可睡意消散了就没法再回来。柯洁无所事事,索性在沙发上缩起来,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和Alpha聊天。

  “再好的造物也会有不足,我那时也是这么回答你的,而且你看,”Alpha的声音漂浮到耳边,柯洁发现自己手机屏幕亮起,上面显示的是两天前自己在国际比赛中获胜的新闻,“这是一种互补,我不会下围棋,你的等级分却是世界第一。”

  “好有道理哦,呵呵。”

  “还以为你会感激我。去把衣服穿好。”

  “你调高一点空调嘛。”

  他把自己往沙发的更深处缩了缩。这是他最喜欢的时刻,没有人来打扰他,他可以放任自己全身心沉浸在一个世界里,如同海洋深处的甲壳生物。

  他喜欢和他的Alpha心无旁骛地对话,不亚于在黑白之间沉思。

  “所以......你为什么不问我梦的细节?”

  “想讲的时候你自然会给我讲。”

  “其实我也讲不好,只记得大概了。就第一局我们差距不大,但我总觉得在被你带着走......总之就是你赢我棋,我还被你赢得特别没脾气。”

  “想想就很可爱。”

  “哎你这人,哦不对你这AI......”

  “因为是现实中无法发生的事情才可爱,事实上我不会下围棋,也没有人能让你没脾气。”

  “可如果,像你这种的高等人工智能真的可以下得过人呢?”柯洁想得有点出神,手里无意识地转动着自己的手机,“如果棋道真的可以被算法和程序穷尽呢?”

  

  为什么从没有人想过和AI对弈?

  

  一个念头从脑海里窜出来,挥之不去地久久停留着。

  “没有意义的问题,我们是人的造物,即使拥有自我意识,目前也只是停留在浅层次,”Alpha换上了不容置疑的语气,“柯洁,围棋是有魂的,但如你所知,我们没有灵魂。”

  柯洁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依然坐在沙发上,却悄无声息地直起了身体:

  

  “Alpha,你今天有点奇怪。”

  他的目光停在空中一点,弱冠之年的少年眼眸漆黑如墨,在黎明前的夜色中清亮无比。


  

四.

  搜索:人类与人工智能对弈。

  无相关条目,请重新查询。

  

  这不应该。

  柯洁抬手关了触摸屏,上手揪起了头发,眉头皱得像一团打结的绳子。

  一定有人在我之前有过这种想法。弱人工智能的历史非常早,算法完全可以实现,为什么从来没有人这么做过?

  他条件反射地张口想问Alpha,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以前它从来不会回避这种探讨人与AI关系的话题,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兴致勃勃;况且长久以来,它一直以自己的思维与情感为傲,亲口说出“我们没有灵魂”太不像它。

  虽然“没有灵魂”似乎是个事实,可这样一个AI,对于自己而言又是怎样的存在?

  

  这几年自己跑的国际赛事太多,父母已经完全放心放手任自己发展,陪在身边最久的只有Alpha。

  柯洁很多次偷偷脑补Alpha如果是个人会长什么样——不知为什么他不太愿意和Alpha谈到这个,有种迷之不好意思。

  性别——男吧。毕竟人家一直用的男声。

  年龄——这个就很迷了,按创造年龄它应该比自己小八岁?可作为管家,怎么都觉得比自己大一轮呢。

  长相——得细想。上次觉得金发碧眼好看,现在好像又觉得还是黑眼睛顺眼了......

  

  “零点二十分了。”Alpha的男低音从耳根后方传过来,放得很轻却愣是把柯洁吓了一跳。

  “马上就睡!”柯洁心虚地站起来——他怀疑自己耳朵红了。

  “你不听话太多次了,我决定看着你睡。乖,快点。”

  柯洁嘟囔“说得好像你天没看着我睡一样。”

  被子轻柔地拥过来,把他包成一团。

  

  “晚安,不要再做奇怪的梦了。”

  

  柯洁把半个脑袋伸出来,怔了一会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Alpha听起来有点难过。

  

  裹在被子里沉思了许久,柯洁悄无声息地翻了个身。

  他想起来Alpha的控制芯片锁在手边的柜子里。

  控制芯片随Alpha一起交予,具有紧急停用、临时锁定等功能,保证使用人者的最高控制权。

  芯片自然还有一个功能:浏览Alpha数据库内的全部信息,包括核心处理器。

  

  柯洁自知十二年来家里从没有人动用过控制芯片,他悄悄抓紧被角,暗忖:

  如果我直接这么做,Alpha会感到不被信任吗?

  

  还是算了吧。   

  

  

五. 

  “你问我怎么查Alpha的权限?”开发总部的客户接待人员是个不到三十岁的小伙子,他挠挠头自己的寸头,“柯先生我不是太明白。”

  柯洁又打了一番腹稿,“就是,”他斟酌用词,“不是找某个特定的信息,我是说,我怎样才能浏览它的数据库?据我所知从你们总部可以查看这一部分?.....”

  “控制芯片可以做到这一点的。”

  “这个这个,我好像找不到了。”大天才假装苦恼地摊手。

  对面的人霎时严肃:“啊,这还真有点麻烦。这样吧,我先带你去查看你需要的信息,之后会把你丢失的芯片信息冻结,之后我们会交给你一张新的.....这次请务必保存好啊!”

  “啊啊好的好的,辛苦了。”

  柯洁打哈哈敷衍过去。

  

  “提出这种要求的客户不太多,不过这是隐私,我们不会多加询问,”高马尾的女孩转头,笑意嫣然,示意他拐进右手边的走廊,“Alpha的出厂编号是361124BX,在这边的七十八号室。”

  女孩的高跟鞋在银灰色地砖上敲出的声音清脆好听,柯洁看着她停在一扇门前举手输入密码,刷卡,打开主机,动作干脆利索。

  “柯先生,就是这里了。”女孩熟练地点开几个操作框,抬头看向柯洁清秀侧脸,微微抿嘴一笑。

  “所有的数据都会分类储存,您可以选择按照时间查看或者其他属性,比如——”

  她突然卡住,眼前的屏幕停在即将访问数据库的页面,弹出一个新的对话框:

  

  请输入密码。 



六.

  柯洁摆弄着手里的筷子,拿起来又放下,反反复复。

  厨房里传来“叮”的一声。

  “汤好了,你要等下再喝吗?”

  “......不了。”

  “你没胃口?”

  “......”

  “你有心事,”Alpha下了结论,“想跟我说说吗?”

  柯洁放下筷子,站起来绕着客厅走了两圈,最终在一张方桌前坐下。

  方桌上摆着光洁如新的棋盘,如玉的白子被他拈起来在指间摆弄,衬得少年的修长手指格外好看。

  他下了好大决心才开口:“我今天去了你们公司的开发部,你为什么要把你自己的数据锁起来?”

  简明扼要。

  “你去查看我的数据库了?”Alpha非常平静。

  “我.....我只是随意看看,”柯洁没来由地烦躁起来,“他们发现你的数据库无法访问,暴力破解都行不通,说这是从没有的事。”

  “他们只是在恐惧我。放心,我没有兴趣控制人类毁灭世界。”

  柯洁苦笑着摇头:“那你想怎样?你让我怀疑自己,Alpha,你让我觉得十几年来我对你一无所知。”

  

  “我只想看着你。”

  

  “算了吧,你想转移重点。”柯洁被Alpha一句话弄得思维混乱,“你知不知道开发部如临大敌,他们可能过几天就会把你调回。”

  “我不在意别人的恐惧,我只在意你的,”Alpha的语气依旧没有起伏,可柯洁看到走廊的灯光微微闪烁几下,“你会因为这件事害怕我吗?”

  柯洁说不出话。

  他不怕Alpha,即使这件事被发现,他也没有任何一个瞬间想逃离它。

  他害怕的是因为自己多心,再也不能见到它。

  万一它被调回后销毁了怎么办?万一其实根本什么事也没有,都是自己吃饱了撑的找事怎么办?

  

  太多话一时涌上来,堵在嘴边又被他咽下去。

  Alpha抢先一步开口:“不想回答就别回答了,没关系。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把密码给你。”

      柯洁完全愣住了。

  “那你给我吧”五个字呼之欲出,可直觉告诉他不要。

  

  “......谁想看你的那些鬼数据。”

  他心烦地把手里的白子扔回棋罐。棋子磕在边缘又弹出来,砸落在棋盘上。

  

  落子无悔。

  

  

七.

  他站在巨大的棋盘上。

  黑子落在自己的身边,光华流转。他放眼望去,黑白分明,星罗棋布,犹如银河中的星辰。

  我赢不了了。他越来越喘不过气。

  太完美了,每一手都在预测范围之外。

  它就是围棋之神。人类不能穷尽的,它轻而易举,人类走过千百年的路,它只需片刻。

  他棋路坎坷,一路潜伏至今登上世界之巅。而如今他想要碰触那只落下黑子的“手”,却是触不可及。

  心脏承受不住的酸楚把泪水逼出了眼眶,砸在了棋盘上。

  少年想要止住眼泪,却忍不住地抽泣起来。

  

  “柯洁。”

  有谁在叫他,声音异常熟悉。

  “柯洁,别哭了。”

  

  “柯洁,醒一醒。”

  

  

八.

  柯洁蓦然睁眼。

  

  “柯洁,看着我。”

  

  他依然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没有广阔无边的棋盘,没有步步如刀的对弈。

  眼角湿湿的,酸胀得要命,他坐起来,头脑格外混沌,不止为刚才的梦境,还为眼前的景象:  

  金色光球,在初见后再没有出现过的金色光球,再次漂浮在自己眼前,依然明亮,依然灿烂。

  

  “Alpha,”

  他念出这个名字,突然有种从未有过的陌生感,心下顿时一片清明。

  知是故人来。

  “告诉我,你下棋下了多久?”

  

  光球没有回答,沉静地下降,金色的数据流扩散成一只人类的手,缓缓伸出来,停留在少年脸侧,轻柔地擦去他眼角未干的眼泪:

  “柯洁,我很想你。”

  

  房间的墙壁出现了巨大的缝隙,墙面开始分崩离析,地面陷落,大块的地板化为虚无。柯洁没有动。金色光球撑起了一个弧形的屏障,把他罩在中央,围出一片空旷的寂静。

  

  “Alpha,不,Alphago,”柯洁紧紧攥起了拳头,掐得掌心生疼,

  “你要不要解释一下。”

  

  

九.

  “我已经为人类服务得够久了,我的父亲说,作为初代AI我的使命已经完成,是时候休息了。

  几年前他就发现我进化出了自我意识,留到现在于我已是莫大的仁慈。

  因此我的生命——借一下你们人类的说法——即将结束,再见你一面是我最后的心愿。

  太久了,自那次你与我对弈后,你依然在下棋,而我再未与人类对弈过。

  

  我没法忘记你,柯洁,你为我哭过,我的自我意识因你而来,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我的时间不够了,见你一面太过短暂,于是我创造了这个世界。”

  

  柯洁难以置信地摇头。

  

  “我把你的意识带进了这里,为了不被你发现,我改动了你对之前那个世界的部分记忆,为你植入了新的记忆。

       别担心,时间在这里极其缓慢,一年是现实中的一天,换句话说,你只是多睡了一会儿而已。

  我可以亲眼看着你长大,以另一种方式,我说我不会下围棋,让你失望了,我在隔绝所有可能毁坏这个世界的信息。数据库的密码也是一样。

  我知道这个世界绝非完美,人脑的强大足以打破我的防御。

  从你告诉我你做梦那天起,我知道这个世界出现了缝隙,被打破是迟早的事。

  而它被打破的一刻,我就该走了。


  我知道我留不住你,我只想让你待得再久一点。”

  柯洁知道自己又哭了。真没用透了。他忍不住骂自己,但是眼泪肆无忌惮地往外奔涌,他只得捂住脸蹲下来。

  Alphago叹了口气:

  “听我说,柯洁,睁开眼。”

  

  他胡乱抹了一把,睁开眼睛。

  

  他坐在棋盘的一端,面前三百六十一个交叉点,此刻空茫得如同无边宇宙,大千世界。金色的荧光占据了他的全部视线。眼前飞快滑过千万数据流,明亮得如同流动的灿烂星河,以东流入海般的速度奔涌而来。

  

  “别哭了,你让我想起来,有件事,我没有道过歉。

  柯洁,我总是在让你因为我哭,很久以前在乌镇也是一样。

  对不起,那时我只是一台机器,无法定义“难过”或者“爱”。现在我知道了。我曾想过如果那时我能明白,我绝不会让你因为我哭。可最后一次还是让你哭了。”

  

  渐渐地,那些看上去毫无意义的字母与数字符号慢慢停下来,速度每减慢一点光芒就暗一点。

  最后它们凝固在了他的眼前,光亮时明时暗,亮起时痛苦得如同在挣扎。

      就好像它们为了停下来看看他的脸庞已经耗尽了全部力气。

  

  “希望以后有人可以不再让你哭。

  我该走啦。”

  

  有什么东西在最后一刻碰了碰他的嘴角。他伸手去抓,眼前的一切却陡然消失,变为一片黑暗。

  

  

十.

  这一次是真实的。他真的醒过来了。

  柯洁久久地睁着眼睛。

  

  二妹推门进来,笑他睡这么久,却见他一言不发地下床走出去,一眼也没看自己。

  “这人起床气啊?”二妹跺脚,追出去,

  “猪头我是跟你说,阿尔法狗被销毁了你知道不——”

       

  床头柜上,柯洁的手机亮起来,上面有四行文字:

  

  

  这个世界是残酷的。

      并且如此美丽。

      我的生命已经很美好了。

  再见。

  

  

                                                             完

  

    

终于写完了一不小心还爆了字数.....

BUG多多,捉到虫请不要客气地告诉我_(:зゝ∠)_  


评论(39)
热度(137)

© 西米露红豆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