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杜方】捡来的总会变成我的(架空)

睡前吃点甜

下一章就可以说小方是什么了...已经有姑娘猜出来啦!~

三.

 

估计是疲倦感上来了,天亮以后方孟韦又睡了个回笼觉。脸上看起来终于有了点血色。

他半个脑袋埋在被子里睡得很沉,呼吸均匀而缓慢,一副全然信任的样子。

杜见锋帮他盖好被子后,忍不住捏捏他鼻子,咂咂嘴:在哪儿都能睡,真不怕被人卖了当下酒菜。

 

部落里人多,这两天又忙碌,杜见锋身边多个人倒也不太扎眼。本来可以就这么混过去的,结果方孟韦偏偏不是个能待得住的人。他体质出奇地好,伤口恢复快得让这么多年打打杀杀的杜见锋都惊讶,再加上睡了几觉有了精神,没什么事就想往帐篷外面跑。

这还没什么,顶多就是招人注意一点,最让杜见锋愁的是他似乎没有好好穿衣服的习惯,寒冬里套件杜见锋的袍子光着脚也敢出来,白生生的赤足踩在草丛里,杜见锋看了都本能地打个寒颤。

每次杜见锋大老远看见方孟韦高高瘦瘦的身影晃荡着袍子走来走去,便大步流星走过去二话不说抱起来扛回帐篷里。

方孟韦瘦而不单薄,扛在肩上分量也不小。杜见锋把人往床边一撂,居高临下摆出教训的架势:“老子跟你说过什么?”

方孟韦上半身坐得笔直,仰起脸一双大眼睛眨巴一下:“乖乖跟着你不能到处跑。我没乱跑!”

“还有呢?”

“……多穿衣服。”

“那你穿的这是啥?”

“我不习惯,”方孟韦理直气壮,“再说我也没那么冷。”

“你以前冬天怎么过的?难道把自己埋地底下?”

方孟韦认认真真想了想,摇摇头:“就这么过的。没有埋地底下,那样我会憋死。”

他语气正直坦荡,弄得杜见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训下去,挣扎了两下决定放弃这个话头,叹口气蹲下来,从旁边拿过一双自己的旧靴子给他穿鞋。

方孟韦看见杜见锋眉头拧了起来,意识到眼前这个一言不发握着自己脚踝的人大概是生气了,便坐在床边一动不动。然而杜见锋动作不仔细,靴子磨损的边缘蹭得他脚心发痒,条件反射地一缩,换来杜见锋抬手捏了他小腿一把:

“老子伺候你你还不乐意?”

方孟韦不再动弹,可忍痒忍得辛苦,只得伸手去扶着杜见锋肩膀。

杜见锋没给别人干过这种活,费了不少劲总算给方孟韦穿完,就着这个姿势托起他的背和屁股,跟抱孩子似的抱起来,走到火炉边放到毯子上,哼一声:

“说不冷脚还凉成那样。”

 

方孟韦有点委屈。他是真的不冷呀。

 

 

手下几个熟络的士兵见方孟韦见得多,尤其是看见方孟韦举止不同寻常(比如总是试图用叽里咕噜的语言和一见他就炸的马沟通,再比如似乎对睡在地上格外执着),好奇问起来,杜见锋也懒得编理由,假装不耐烦道:“瞎打听啥?知道是老子的人就成了,该干嘛干嘛去。”

说完回味一下,好像哪句话不太对,再一想又觉得没错:

方孟韦是老子捡来的人,那可不就是老子的人!

然而几个士兵回想杜见锋照顾方孟韦的样子,嘴上噤了声内心却表示怀疑:

自家将军怎么就突然得了个这么好看的活宝?

 

 

五天后,整个部落浩浩荡荡地开始了南下的漫漫长路。

杜见锋骑着马,身前揽着方孟韦。呼德依旧很惊恐,但已经比之前好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方孟韦锲而不舍沟通的结果。

方孟韦这几天一直和杜见锋同吃同睡,对杜见锋自然比对旁人都亲近依赖得多。休息时有士兵趁杜见锋离开过来逗他,方孟韦回答几个问题后就冷着一张脸一句话都不肯说。

杜见锋在一旁跟牧民说话时无意中看到,心里其实有点高兴。

这点高兴没持续多久,很快就被大事小事湮没了。部落牲畜虽多,负担也重,其中一些行动尤为缓慢,需要重新调整重量。

一边要顾着方孟韦,一边要忙这忙那,杜见锋一段路下来累得头都小了一圈。

 

到达一处平原时,众人打算把这里当做临时驻地。收拾完帐篷又安排了士兵轮班后天还没黑,杜见锋总算能松口气,晚饭都没吃倒头就睡。

杜见锋这一觉睡得踏实,手脚摊开占了整张床,半夜里醒过来时异常清醒,躺了片刻忽然想到刚刚一直没顾上方孟韦,猛地翻身坐起来就想往外面跑,却听见炉火边有响动。

一转头,只见方孟韦不知什么时候进的帐篷,蜷着身子在火炉边大概是睡了没多久,刚被杜见锋的动静弄醒,正半撑起胳膊,一脸迷茫。

杜见锋刚刚那一下心脏差点蹦出来,看见他在眼前才把心又按回去,问道:

“老子不是都给你改了吗,怎么又睡地上?”

方孟韦 犹豫了一下,轻轻说:“地上睡着还是舒服。”

“什么——”话说一半,杜见锋突然打住,意识到大概是因为自己睡得四仰八叉把床占满了。

……方孟韦这个不诚实的小东西。

杜见锋很是不好意思,想走过去像以前一样把人抱到床上来,结果一动腿疼得嘶了一声——方才起得太猛抽筋了。

“怎么了?”方孟韦见他不断揉腿,有点着急地站起来。

“……没事,”杜见锋直抽气,一边按摩一边往边上挪了挪,拽过被子来铺好,拍拍身边的被窝冲方孟韦咧着嘴笑笑,“过来,来老子这里睡。”

方孟韦不用重复第二遍,跑过来蹬了靴子,钻进被子后在杜见锋怀里找了个熟悉的位置把自己填进去,中途不忘去摸杜见锋抽筋的腿:

“很疼吗?”

他手指细长柔软,杜见锋被这手摸得一抖,胡乱咕哝了句“不疼不疼”,胳膊一伸紧紧搂住他。方孟韦衣服又没穿好,一件棉袍松松垮垮压到了腰下面,整个光滑的脊背挨在臂弯里,触感温热,摸上去就教人不舍得拿开手。

方孟韦不知道杜见锋被他弄得心神不定,小腿蹭了蹭杜见锋的,便安安静静闭上眼睛。

 

要不是之前杜见锋逼着他习惯睡床上,他绝不会想到世界上居然有比土地更舒服的地方

——这个人永远滚烫的胸口。

                                            TBC

旅座现在还是处男呢,禁不住撩啊┑( ̄Д  ̄)┍



评论(38)
热度(113)

© 西米露红豆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