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杜方】捡来的总会变成我的(架空)

今天旅座和小方聊天啦~

顺便还摸了摸~

二.

杜见锋是在克兰河边把人捡回来的。

他策马信步走走停停,漫无目的地走到离河岸不远的地方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几个草坡外,篝火的光像几点夏日萤火。
杜见锋眯着眼看了一会儿,慢悠悠调转马头想要回营地去,谁知胯下的骏马倔强地往前走了几步,怎么命令都不肯往回走。
这马名唤呼德——原野的意思,跟着杜见锋南征北战许多年,向来听话得说一不二,今天是什么情况?杜见锋纳了闷。
他手上一松劲,呼德立刻小跑起来,当真把杜见锋吓了一跳。正犹豫着要不要跟这马打个商量,却觉得速度又慢了下来。
最终呼德在河岸边停住脚步,打了几个响鼻后不动了。
“……大兄弟,你看见啥宝贝了?先说好要是河神请你下去,老子可不干啊!”杜见锋生怕自己的宝贝坐骑再往前走几步一头扎进已经开始结冰的河水里,动作利索地下来,看着呼德叹了口气:
“玩够了差不多得了啊,你这是头一回不听老子的话,下不为——”
他猛地顿住。
越过马身看过去,不远处的草被夜风吹动,当中隐约像是躺着个人。
“怪不得。”
杜见锋了然地拍拍马脖子,决定去看一眼。

三五步走到跟前,才看清那人蜷着身子,居然未着寸缕,左肋有一道不浅的伤口,血一直染到了右下腹。
尽管夜色昏暗,杜见锋还是被那伤口冲得眼皮一跳——眼前人浑身上下皆是苍白如雪,衬得大片的血迹格外触目惊心。
他毫不犹豫地脱下身上的毛皮大氅,竭力忽视瞬间灌进衣服里的刺骨冷意,把人捞起来包住,手忙脚乱间低头看见了那人的脸。
双眸紧闭,眼睫纤长,不知是不是晕过去太久,神色安然得仿佛只是在睡觉。
杜见锋这么些年金戈铁马糙惯了,之前也没有过女人,此刻怀里抱着个从眉眼到脚尖都像白月光化出来的人,有点不知所措。
他小心翼翼站起来,刚往呼德那边走了两步,却见自己的马向后倒退着踏了几步,似乎是害怕。
“呼德,别动。”
杜见锋盯着它沉声道。
话音刚落,呼德长鸣一声,调头狂奔,一眨眼的功夫就奔进了化不开的夜色里。
杜见锋在夜风里打着寒战,有点傻眼。

找着呼德然后费九牛二虎之力安抚它莫名其妙的情绪再把它骑回来是个异常艰难的过程,这正是杜见锋深夜归来的原因。
没办法,只要他一抱着人靠近,呼德就跟炸了毛似的。

此刻杜见锋已经给人包扎好了伤口,感觉到怀里的身体逐渐回暖,便把人放回到床上,自己随手拖了个凳子来,坐在旁边守着。
他放心不下。
不到而立之年的杜见锋看着这张也就二十的脸,不知为何打心底里觉得这人就像个小孩儿。
……这小孩儿眼睛真大,闭着都能看出来。
杜见锋睡不着,瞪着一双同样不小的眼睛,在心里给人评鼻子论眉毛。

将近凌晨时,床上的人动了动胳膊。
刚打了个盹的杜见锋几乎是立刻惊醒的。他甫一睁眼,就对上了一双茫然又清澈的眼睛。
杜见锋瞬间想到了纤尘不染的克兰河水。
说到水,杜见锋直起身子,“你……想不想喝水?”
小孩儿摇摇头,顿了一下,艰难地动动喉咙,哑着嗓子吐出两个字:“谢谢。”
“谢个啥,你感觉好些不?能不能动?”
杜见锋伸出手又缩回来,把冻得发凉的手搓热些,扶着人慢慢坐起来。
小孩儿抿着嘴看了他一会儿,终于问了个关键问题:“你是谁?”
“老子名叫杜见锋,”杜见锋自报家门很爽快,“你不说说你自己?老子把你捡着的时候,你可是吓了老子一跳,咋能不穿衣服?”
小孩儿脸一下子红了,像是想要说什么,挣扎了一下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下去,半天只说了一句:
“我叫孟韦……方孟韦”

方孟韦不肯多说,只说自己从克兰河东边来,不小心被牧民的捕猎陷阱弄伤之后摔下草坡,才晕倒在河边的。
“……摔个草坡把衣服都摔没了?”杜见锋半信半疑。
方孟韦回答得硬梆梆:“我也不知道!”
杜见锋不再追问,话题一转,问他是不是要回家。
方孟韦这才想起来自己的处境,脸上一下子挂了点落寞:“不知道……我不知道怎么回去。”
杜见锋又纳了闷:“别耍老子,你真回不去?你家里人呢?”
“我都不知道怎么回去,他们也没法知道我在哪儿。”
方孟韦头越埋越低,眼眶泛了红。
杜见锋半天问不出个三七二十一,直觉又告诉他方孟韦没有说谎,也就闭了嘴不再多问。
当方孟韦突然问出“我找到家人之前能不能一直跟着你”这个问题时,杜见锋正在犹豫要不要给方孟韦擦擦眼泪,闻言有点惊讶:
“整个部落都要往南走,你还要跟着老子我?”
方孟韦以为他不愿意,一着急眼眶里强忍着打转了半天的眼泪一下子掉下来:
“我回不去家,现在只能跟着你了,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杜见锋突然明白为什么他觉得方孟韦是个小孩儿:那双眼睛不像一个成年人的眼睛,干净得一望望到底,杂念全无;那种神情也不像一个成年人的神情,喜怒哀乐全都写在脸上,分明是个不谙世事、毫不设防的孩子。
这真是头一回见。可是杜见锋来不及细想。
方孟韦眼泪一掉,他脑子里就全乱了。
“成成成,老子答应你!你别哭了,你一哭,老子心里堵。”
方孟韦用力点点头,好像要把所有抽噎堵回去一样倔强地咬着嘴唇,杜见锋拿他没办法,伸手抚上那快被咬破的下唇,放轻力道揉了揉:
“那你乖乖跟着老子,别乱跑。”
方孟韦又点点头,脸在他指尖蹭过去。
杜见锋的心里被一同蹭了一般,莫名地泛痒。

“………至于你回家的事,老子给你想办法。”

很久之后,杜见锋独自一个人回想这句话,真是哭笑不得。
……他妈的,那个时候怎么会舍得让方孟韦走呢。

                                          TBC


小方啊!你大哥没教过你迷了路要站在原地等嘛!你就这么跟旅座跑了??!!

啊对了,下章会很甜~


评论(42)
热度(98)

© 西米露红豆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