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衍生/杜方】捡来的总会变成我的(架空)


不好意思我承认这个题目是我随手起的……

一个由草原生发的脑洞。架空。所以不要在意细节_(:зゝ∠)_

对小方的爱爱爱不完,于是对杜方下手了…轻拍。

这篇文中小方是……你猜!

不长,目测很快就能完结~

 

 

12月末,草原即将迎来一年之中最冷的时节。风吹草低里透彻心扉的凉意逐渐变成了软刀子。游牧人世代居于草原,对此习以为常,从容地换上了最厚实的皮袍棉袍。

不过还有一件从容不得的事:他们要开始动身迁移,寻一个合适的地方过冬。

 

杜见锋率领的军队随着自己的部落一同做着准备。只是大部落人多,牲畜也不少,又要备足够的粮食,即使提前很久就开始忙碌,时间也格外紧张。

 

这天,清早出去的人直到傍晚才回来,带回来一个好消息:风向要转东南风,暴风雪一时半会儿来不了。

这意味着留给人们的时间还有三五天,可以在短暂的调整后再开始南下。

整个部落都大大松了一口气——越来越低的气温能轻易夺走人的力气,谁都想再多磨蹭几日养精蓄锐。

杜见锋喂完了马,正揣着衣兜百无聊赖地打转。晚霞艳得漂亮,映得千里大地如洒热血,如燃烈火,他的军靴便把营地外面一圈红得灼人的草地踩了一遍又一遍。

转到帐篷前面时,正好撞见手下将士面带喜色地迎上来汇报:

“将军,雪这两天下不下来,我们可以再缓几天!”

“……再缓几天?”

“三五天吧。”

身披着毛皮大氅的杜将军愣了愣,没说话。

他心里着实有点愁。

这也不能怪别人,谁让他杜见锋是个等不得的急性子。带着军队在大草原上驰骋时,杜见锋的风格就是快刀斩乱麻,杀伐利索,能一次解决的绝不拖泥带水给敌方苟延残喘的机会;而现在,他又恨不得即刻出发,不吃不睡一口气走完这南下的长路,早安顿下来早完事儿。

时不时来个间断简直比脱他一层皮还难受。

当然,难受归难受,杜见锋绝不会让自己这点心情影响整个部落的行程。

他挥挥手吩咐下去:

“让兄弟们都好好歇歇!——也别闲着,哪里需要帮着干活,都给我麻利点!”

 

晚霞浩浩荡荡铺展在穹顶之下,贯穿大半个天空,引得孩子们都跑出帐篷来看,头顶的白毡帽也被染了色。不知是不是被云霞绊住了,今天的夕阳留得格外迟,闲闲地挂在天边,半晌才往下落一点。

杜见锋抬头远望,见天色尚不算晚,便唤身边站岗的小士兵牵了马来。

小士兵之前没怎么跟将军打过交道,递过缰绳时鼓足勇气才问出一句话:

“您......您要去哪儿?”

“老子去散散心,”杜见锋翻身上马,长出一口气,“再不动弹动弹,草都要长到身上了。今晚谁站岗?你去看着点儿。”

 

杜见锋肩宽背挺,披着大氅坐在马背上可谓气势逼人。小士兵一脸敬仰地目送杜见锋的背影转过一个草坡后消失不见,又看看触到了地平线的夕阳,心里忽然因为不知道该不该给将军留晚饭犯了难。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杜见锋归来时已是将近深夜,什么饭留到这个点儿也凉透了。

小士兵兢兢业业,蹲在杜见锋的帐篷前守了一晚上,打了瞌睡又被夜风冻醒,反反复复了几次,才在半梦半醒间听见了渐近的马蹄声。

小士兵一个激灵蹭地站起来又一头栽倒——腿麻了。

马蹄声急促,绕过帐篷前燃得正旺的篝火,等到他再次爬起来,杜见锋已经下了马,正背对着他,动作小心翼翼。小士兵刚想问将军怎么这么这么晚,一抬眼看见杜见锋离开时身上那件深色毛皮大氅没了踪影。

“将军,您——”

杜见锋转过身,小士兵这才看清楚他怀里还抱着个人,脸深深埋在杜见锋胸口,看不清模样,浑身上下都被那件大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赤足,脚腕出奇地精细,像是象牙雕出来的。

太白了,白得像在发光一样。小士兵看傻了眼。

杜见锋没了大氅,里面穿得单薄,此刻正冻得话都说不清楚:“再、再给老子拿一条毯子进帐篷来,快点!”

 

小士兵抱着厚毛毯上气不接下气地冲进帐篷,杜见锋已经在火炉边坐下来,接过毯子紧紧抱着怀里人又包了一层,没忘记连带那双脚一起拢进去,抬头叫他:

“你先别走,过来把火再烧旺点。”

小士兵忙不迭地生火。借着火光他偷偷瞄了眼杜见锋臂弯里,终于看清了一点那人的样貌:似是二十出头,双颊没什么血色,一双眼睛合着,眼睫浓密,安安静静一动不动。

最关键的是,那人脸部线条犹如刀削般分明,一看就不是个姑娘。

……居然不是个姑娘!!还以为将军抱了个媳妇回来!!

小士兵心里遗憾得跟自己没抱着媳妇似的。

他手上忙着,又悄悄瞄向杜见锋,只见杜见锋将脸贴在怀里人额头上,眉头蹙得死紧,挺而直的鼻梁在炉火映照下像雪山的高峰。

                                         TBC

友情提示:杜见锋怀里的小方~~~他其实不是人哦~~~~

是什么你们猜_(:зゝ∠)_

还有我发现我搜肠刮肚也形容不出小方有多么地白,多么地美!好!

评论(25)
热度(107)

© 西米露红豆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