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小甜饼睡前一发

作为一个玻璃渣与糖齐飞的人,现在到了我撒糖的时候!

残山梦虐了对吧...然而我其实暗戳戳写了个HE…因为现在对楼诚越来越下不去手虐了,并且一写日常和谈恋爱就各种顺手_(:зゝ∠)_别问一个工科单身狗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所以,

没看过残山梦的姑娘可以当单独的小甜饼食用摸摸大~

看过残山梦想看HE的姑娘请往下拉摸摸大~

看过残山梦后不想看HE的姑娘们请不要往下拉摸摸大~~

《残山梦》全文戳这

 现在让我放一下一秒变HE的技能!

 

 

(接结尾)

 一片黑暗中,阿成胡乱抹了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爬了满脸的眼泪,直了直在许多年后会拔节成白杨一般挺拔的脊背:

 

“晚安,先生。”

 

他稚嫩的声音微渺而郑重,像完成一个没有被践行的诺言。

 

…………......

 

“大哥。”

“……”

“大哥?”

“……”

“明楼?明楼!”

 

梦里的情景被卷成色彩斑斓的漩涡,在眼前旋转着消失。明楼一下子睁开眼睛,看见明诚坐在床边,一脸慌张地摇着自己的肩膀。

台灯估计是明诚进屋后打开的,明楼刚刚脱离黑暗的眼睛适应不了灯光,勉强眨了两下又闭上。明诚见状抬手去遮他眼睛,被他一把攥住手腕拉过去,掌心贴在微微颤动的眼睑上。

“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明诚空着的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一手汗。

“……特别长,而且跟真的一样,”明楼还没缓过劲儿来,说话没什么力气,“一醒就忘了一大半……我说了什么?”

明诚努力想了想:“听不清,你好像说‘你不许睡’,后来又说什么保证。声音大得很,幸亏我还没睡才听见了进来叫你,过会儿大姐都该醒了。

“……”明楼拿开明诚的手,放到唇边格外留恋似的吻了吻,含糊道,“总之不是个好梦,梦里你不在……谁都不在。”

“我这不是在吗,”明诚抽出手,俯身给他往上拽了拽被子,顺便蹭蹭他的脸颊,一双眼睛又亮又温柔,“快睡吧,过会儿天都亮了。明天大会小会连轴转,不休息好可吃不消。”

他起身关了台灯转身要走:“大哥晚——”

“不许说晚安!”

明楼一声吼,吓得他一个激灵。

 

“不说就不说呗,你怎么了这是?”明诚一头雾水。

明楼坐起来往里挪了挪:“不许回去,待这儿睡。”

“大姐还在家呢,我可不敢。”明诚扁扁嘴,却还是往床边迈了一步。

明楼看他步子动得慢,一阵头疼:“又不要你做什么,过来给我抱会儿。累。”

明诚扭头看了眼锁好的房门,蹬了拖鞋挪上床,肩膀一沾枕头就被明楼圈过去,把温热的胸口填了个踏实。

 

明诚拽拽他的衣领,小声道:“明先生,高级秘书陪睡不涨工资吗?”

明楼在他头顶哼了一声:“见过先给秘书暖好床的长官吗?”

 

明诚闷闷地笑。

明楼大概是太疲倦,这个当口似是已经睡过去了。

明诚屏气听了一会儿他胸口的心跳声,轻轻闭了眼睛。


                                                                               END

评论(19)
热度(61)

© 西米露红豆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