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某人的手与某人的腰

昨天晚上上玻璃渣实在不好意思......我保证今天的糖是纯甜的!夹心都是糖!

————————甜腻腻的正文————————


明长官的手喜欢握很多东西。

 

比如粗细适中的崭新的钢笔。

 

比如用了很久越来越得心应手的油画笔刷。

 

还比如……搁在阿香做的酱肘子旁边的筷子。

 

但是明长官最喜欢握的是阿诚的腰。

 

阿诚腰极细却不似女人柔弱,一旦穿上制服西装之类,腰身便收得极为好看。

 

更别提他挺直肩背时,那道弯弓一样的流畅腰线漂亮得要命的弧度。

 

平日来来往往,阿诚常穿风衣。有时他在前面走,明长官在他身后眯着眼从上到下细细观赏那随步伐起落而摇曳的素色衣摆下瘦削修长的身板,突然很庆幸这样别人看不到阿诚的腰有多迷人。

 

明长官喜欢在阿诚走到自己身边俯身交待一些琐事时,用空闲的那只手抚上他的侧腰再稍稍用力握住,力度适中,不至于弄疼他又能让他牢牢地被控制在手掌里。

 

即使阿诚经常会闪身挣开然后瞪上没什么杀伤力的一眼,道“说正事儿你干嘛呢你?”

 

对于这种程度的责怪明长官这种衣冠禽兽正人君子当然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反正无论如何最后结果都是阿诚被自己拖过来坐在大腿上。

 

遇到晚上处理文件到深夜的情况,往往阿诚就在自己房间睡下了。

清晨明长官睁眼之时看见身边人趴在一旁陷在被子里睡得正深,便翻身压上去埋进颈侧亲他,从脖子亲到下巴再咬上微张的柔软嘴唇,顺便一手摸索进睡衣后摆肆意游走在那细腻温热的后腰。

一手摸不够就上两手,那细腰被两只大手握住两侧时显得格外旖旎。

 

……直到阿诚被摸得喘不过气然后满脑子浆糊地醒过来。

(…..确定不是压得喘不过气?)

 然后明长官就会一不做二不休地继续压上来扒迷迷糊糊手脚发软的阿诚的衣服。

然后你懂得。

 

以及,

明长官最近脑子有洞,总是想什么时候能把阿诚变成一只小猫那么大小呢。

这样一握住腰就能握住一整只呀⁄(⁄ ⁄•⁄ω⁄•⁄ ⁄)⁄~~

 

                                            END


评论(26)
热度(279)

© 西米露红豆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