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石榴(吃石榴时一个小脑洞,石榴甜脑洞也甜)

明楼进了客厅就看到阿诚靠在茶几边上剥石榴。

听见他脱大衣的声音阿诚抬头看了他一眼,手里的动作没停:“大衣别搁这儿,让阿香拿去给你熨熨。”

“嗯。”

明楼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目光落到阿诚剥着石榴的指尖。

阿诚的手生得极好,手指细长匀称,看似柔弱实则有力;骨节宽窄适中,手背线条流畅分明,五指张开时漂亮得像欲飞的蝴蝶。

红玛瑙一样的石榴籽滑进他的两指之间又被轻轻丢进茶几上的青瓷小碗,剔透的红与温润的青在他莹白如玉的指尖交替,教人移不开眼。

阿诚半晌未听见明楼做声,看向他时发现那人正对着青瓷碗出神,只当他在等石榴,便拿那半碗剥好的递给他:

“我给明台剥的,你剩着点儿,省得他又缠我。”

“没手吗他?吃个石榴还要别人伺候。”明楼皱眉,伸手接过碗。

阿诚抿嘴笑笑,刚要收回手却被明楼另一只手捉住了轻轻揉捏。

“别闹,我没剥完呢——”阿诚笑着抽手,明楼却不依不饶地握得更紧,用了几分力气拉过来放在唇边垂眼亲吻。

一阵凉意。

“手这么凉?”明楼眉头皱得更深,索性将他整个手捂在自己掌心。

“洗手洗的,不碍事,”阿诚觉得从手到人都被明楼捂化了,“石榴还吃不吃了?”

冰凉细瘦的手贴在掌心,明楼哪还有那个吃石榴的心思,把碗随手一放便凑到阿诚唇边,咬上那形状分明的嘴唇时含糊道:

“懒得跟他抢。”


PS:我是真心觉得阿诚的手漂亮到可以跪舔!以及上一个让我跪舔手的男人是腐国汤抖森(捂脸)

评论(11)
热度(148)

© 西米露红豆冰 | Powered by LOFTER